<i id="721it"><div id="721it"></div></i>
    <progress id="721it"><object id="721it"></object></progress>
    1. <ruby id="721it"><video id="721it"></video></ruby>

      1. <progress id="721it"><u id="721it"></u></progress><menu id="721it"><ins id="721it"></ins></menu>
      2. <menu id="721it"></menu>

          1. <menu id="721it"><rp id="721it"></rp></menu>

            <small id="721it"></small>

              <strong id="721it"><big id="721it"><bdo id="721it"></bdo></big></strong>
            1. <small id="721it"></small>
                關鍵字搜索
              請選擇:
              關鍵字:
                 當前位置: 首頁 >> 職工藝苑 >> 正文
              • 職工藝苑

              我的爺爺是抗戰英雄

              作者:黑志威 來源:安平分公司 時間:2020-12-01: 08:36  

                小學課本里有一篇文章叫做《最可愛的人》,那時候我總是驕傲的給我的同學說,我爺爺就是最可愛的人。光陰荏苒,一晃爺爺已經離開我們整整22年了,如今我已結婚生子,妻子和女兒都沒有見過爺爺,就想把關于爺爺點點滴滴的記憶記錄下來,讓我們后輩能夠學習其精神,傳承其力量。
                爺爺1920年生人,老家住在安康市白河縣歌峰鄉最后山,家中排行老三,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山里娃。1938年日本侵略者侵入湖北,一河之隔的白河便迅速也變的人心惶惶,也就是在那一年,因為家境貧窮,爺爺代替地主家被國民黨拉了壯丁。爺爺說,那時候拉的壯丁根本沒時間訓練,也不發槍,就是跟著隊伍跑,爺爺的任務就是給團長挑箱子。到了前線草草訓練之后,就上了戰場,爺爺說戰爭的殘酷是想象不到的,日本人騎得東洋馬比咱們的戰馬高一頭,馬刀一尺多長,一個沖鋒,隊伍就被沖的七零八落,還有的士兵被直接干凈利落的斬首。裹挾在敗軍中,部隊向江邊逃跑,到了江邊,人多船少,船上已經坐滿了人,他只能單手扒住船幫,身子在水里拖行,但行至江心,日本人趕到,機槍對著船只就是一陣掃射,船上的人全被殺死,僅扒住船幫的數人幸存。僥幸逃生后,部隊也被打散了,沒辦法爺爺只能往家鄉逃。行至老河口,忽聽一人高喊“站住”,一個哨兵從樹上下來,幾步上前,不由分說的翻看雙手和肩膀,喝斥道“逃兵”,就被綁起來,原來當過兵的人由于經常拉槍栓和挎槍,雙手和肩膀都有老繭,就這樣爺爺開始了第二次從軍。
                時間到了1948年冬,淮海戰役已經到了最后階段。華東平原的一個小鎮,天降大雪,被包圍的國民黨軍隊三五成群??胀兜募Z食和彈藥好多都落到解放軍的陣地上。對于已經斷糧好幾天的國民黨軍隊來說,更是雪上加霜,每每到了夜晚就有士兵偷偷跑向解放軍陣地,爺爺在班長的帶領下也跑了過去,迎接他們的是熱騰騰的稀飯,經過政審,窮苦出身的爺爺成了解放軍戰士。解放軍官兵平等,團結互助,同甘共苦,讓他更加堅定跟著跟著共產黨干革命。江北已無戰事,華東野戰軍8縱改編為解放軍26軍,下轄76、77、78師,爺爺成為了26軍76師的一名解放軍戰士,軍長張仁初。
                1949年4月,跟隨部隊參加渡江戰役,5月參加上海戰役,在準備渡海解放臺灣時,朝鮮戰爭爆發,26軍編入宋時輪率領的志愿軍九兵團,奔赴朝鮮戰場,由于準備倉促,后勤補給極度困難,糧食、被服、彈藥無法送到部隊手里,爺爺他們穿著單衣奮戰在零下30度的長津湖地區,沒有口糧,只能就地籌措,在人煙稀少的的長津湖地區,能獲得糧食的困難可想而知。戰后統計,第九兵團僅凍傷死亡4000多人。
                1952年3月7日,朝鮮戰場鐵原41.9高地,時任班長的爺爺堅守在陣地上,身邊的戰友一個一個倒下,爺爺說在當時美軍又一次沖鋒,他正準備扔手榴彈,結果敵人一個炮彈在他附近爆炸,炮火掀起的泥土將他掩埋,等他從泥土中鉆出想繼續扔手榴彈,結果總是扔不出去,原來他的胳膊已經被炮火炸掉了,靜靜的躺在離他不遠的地方,爺爺經過簡單的止血包扎,繼續投入戰斗。后來增援部隊趕到將他救下戰場,重傷不死,回國后在青島休養。爺爺總說他是幸運的,能夠活著回來。
                復原地方后,爺爺被分配到縣交管站工作,因為平常有許多文字工作,所以爺爺練會了左手寫字。雖然爺爺失去了一只胳膊,但生活中總是自己的動手,不讓兒女照顧,兩只腳夾住面盆一只手揉面,一只手洗碗,一只手穿衣,一只手疊被。

                因為爺爺是退役軍人,又在軍隊立過二等功,所以那個年代爺爺的醫保是全報的,家里就有人說能不能開點常用的感冒藥放家里,爺爺說:“黨對我已經夠好了,不能再給黨添麻煩了”。爺爺一生正直,嫉惡如仇,從不走后門。80年代中越邊境摩擦不斷,二叔所在部隊作為老山前線預備役部隊,隨時有可能上前線,奶奶得知后就想讓爺爺給他打個招呼將二叔調走,但是爺爺說兒孫自有兒孫福,黨對他已經夠好了,不能再給黨添麻煩了。
                每個時代,都有每個時代的責任。爺爺他們這一代為了新中國拋頭顱、灑熱血,用鮮血和汗水換來這來之不易的生活,我們要不忘初心,努力繼承和發揚老一輩革命家的愛國精神,奮發圖強,創造屬于我們的時代。

              •  
              •  
              国产精品香蕉视频在线,国产高清不卡免费视频,亚洲 中文 字幕 国产 综合,亚洲无线码免费,香蕉视频在线观看